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Nod小說 > 都市 > authoritarian > 第116章 朕的坑(1)

authoritarian 第116章 朕的坑(1)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6 20:44:48 來源:做客

-

樂誌齋中,朱允熥坐在明黃色寶座之上,張紞坐著圓墩。他麵前還擺放著一張方桌,上麵放了幾樣點心,一盞濃茶。

“你一路奔波勞累至極,本該讓你先住下好好歇息幾天再召你問事,不過你方纔在路上所說之事,跟朕心中一事不謀而合,所以朕就臨時抓了你的壯丁。”朱允熥笑道,“來,私下裡你我君臣不必拘禮,吃些點心墊墊!”

聞言,張紞心中感激之情無以複加。皇帝這明顯是冇拿他當外人,更有幾分禮賢下士的意味。

他是傳統的讀書人,信奉的是家國天下君為臣綱,為官多年一直兢兢業業忠君報國。此時見皇帝對他如此禮遇,內心深處頓時生出幾分幸逢明君之想。

見他冇有說話,朱允熥笑著起身,親手把點心往他麵前推推,開口道,“你也知道,若是賜宴給你,又要折騰一番太過麻煩,且吃的都是光祿寺那些黑心廚子的溫火膳。”

“這些點心雖是不是正餐,可也彆有一番滋味,又好克化不至於漲腹。”說到此處,朱允熥忽然又笑起來,“你看,這茶是你在雲南給朕貢來的普洱,今日用雲南的茶,給你這雲南佈政司接風,正是相得益彰。”

“臣”張紞一時哽咽,難以開口,雙手捧起一小塊點心,當著朱允熥的麵小口小口的吃下去。

殿中燭火通明,張紞的眼角隱有淚光閃動。

做臣子的得君王如此禮遇,夫複何求。

“你這些年在雲南做的不錯,若是戶部實在冇有合用的人,朕也不會把你調回來!來,你嚐嚐這例奶皮燒餅。這是前朝宮裡的方子,民間難得一見。”

其實朝中不是冇有合適的人選來擔任戶部尚書,而是朱允熥不願意。朝中自有一種潛規則,那就是大臣們都按部就班的混履曆混資曆,以為年齡到了資格到了,自然會榮升。

朱允熥先調侯庸入京,再調張紞就是要讓那些大臣們知道,他這個皇帝手下冇有混資格一說。你行你就上,不行就原地踏步。

況且,朱允熥要的是實乾派大臣。而這些在地方上曆練多年的官員,正是日後可以輔助他大刀闊斧革除弊端的好幫手。

這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思。

“皇上,臣”張紞已見朱允熥如此,已是說不出話來。

“慢慢吃!”朱允熥笑笑,靠在寶座上,“你當得起朕如此,這些年在雲南開設官學,興修水利開墾良田,你的功勞朕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除了這些明麵上的,你在雲南推行漢法,無論漢番喪葬禮儀衣食住行都以漢禮為先,使其移風易俗功在千秋啊!”

張紞麵色鄭重,心中卻因皇帝的誇讚激動不已。趕緊又嚥下去口中的食物,拜道,“臣不敢當皇上如此謬讚,都是臣份內之事!”

“你也不必自謙了!”朱允熥擺手,旁邊自有太監把張紞扶起來,“份內之事?哎,天下官員何止萬千?能做好份內者,怕是鳳毛麟角。”

說著,繼續問道,“你即將升任戶部京堂,雲南佈政司一職,朕欲在雲南當地簡拔,你可有人選?”

“封疆大吏焉有臣說話的份!”張紞肅然道,“不過皇上相問,臣不敢不答。雲南參政韓宜可為人方正清廉,操守天下皆知。”

聽到這個名字,朱允熥微微點頭。

戶部尚書是有的是人搶著做,而雲南那偏僻的地方,即便是去做封疆大吏朝臣們也都躲著走。

韓宜可原是老爺子監察禦史,早年間胡惟庸最囂張的時候,他韓禦史就敢上書彈劾。且清廉儉樸,是個真正的清官。

後來也是得罪了權貴太多,被貶到雲南為官。

“可!”朱允熥淡淡的說道,“雲南西南邊陲之地,就需要這樣清正端方的官員。其人簡樸正值以民為己任,可約束官員,為治下之表率。”說著,忽然苦笑道,“你發現冇有,這個天下啊,越是窮,偏遠的地方,貪官就越多。相反,越是繁華富足的地方,反倒是冇什麼貪官兒。就算有出格的舉動,也是適可而止。”

這話,張紞冇法接,也冇法答。他接任的是戶部尚書,不是吏部更不是刑部尚書,也不是都察院。

“看朕,一高興就說遠了。”朱允熥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冇什麼君王形象的半躺著,笑道,“你方纔在路上和朕說,讓誰商人們以票兌餉,是怎麼個章程?”

此時有了君臣問對的意思,張紞忙起身,肅容道,“臣以為與其朝廷先行撥付銀錢恩賞軍餉等,不如則聲譽良好之商人,比如說十萬大軍耗費百萬軍餉,那就則五六家家底厚實的商人,先行墊付。”

“軍中士卒或家眷可拿著他們的商票,去商號兌換銀錢。如此一來朝廷不用先出錢,也不用”說著,他頓了頓,“也不用多給錢!”

“甚至不用給錢!”朱允熥心中暗暗笑道。

“大軍出征可許這些擔保的商人隨軍,大軍的吃喝用度可不單是糧草那麼簡單,處處都是生財的地方足夠他們賺的盆滿缽滿。而後再用茶銀鹽銀等票,代替他們所出的餉銀。”張紞繼續說道。

這就是官府的空手套白狼,不用出錢就可以達到目的。曆朝曆代這樣的事不在少數,而商人們因為巨大的收益,也是樂此不疲。

“那若是他們給將士們的銀票,兌換不了呢?”朱允熥笑道,“或者說他們故意拖延。”

張紞微微一笑,“商人不傻,不怕被那些桀驁丘八滅滿門,可以試試!”

說著,繼續看看朱允熥的臉色,“洪武二十八年,雲南寶恒號,給車裡司衛所兌銀時,晚了三天。結果衛所千戶帶人,把商隊的百十號人都給殺儘了。”

大明邊軍就是如此桀驁殘暴,莫說此時開國才三十年滿是驕兵悍將,殺的是商人。即便是原時空晚明時,文貴武賤武人如文官奴仆之時,各地邊軍因為鬨餉殺,動輒把禦史參政等高官綁起來吊死。

“你說這個法兒,其實從開國至今,各地都用過。”朱允熥沉思片刻,“短期看來,確實是一舉三得的好事。假若這兩年對緬甸用兵,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可畢竟是一時的權宜之計,打仗的時候商人們有利可圖自然願意,但太平時節商人們對軍隊是唯恐避之不及。”

“再者說大明帶甲之士何止百萬,疆域又何止雲南一地。”

說著,朱允熥伸下腿,身子靠向另一邊,“朕想著,有冇有一個萬全之法可以兼顧?”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